Insight

拜登與愛爾蘭的淵源及美愛關係

28/01/2021
拜登與愛爾蘭的淵源及美愛關係

坐落於愛爾蘭西海岸梅奧郡(County Mayo)莫伊河口的小鎮巴厘納(Ballina)看似平平無奇,但卻培養出了多位聲名遠播的大人物,包括在1990年至1997年任職的愛爾蘭第一位女總統——瑪麗·羅賓遜(Mary Robinson)。

最近,這裡的居民正在舉行慶祝活動,小鎮上到處旗幟飄揚,鼓樂聲也不絕於耳。人們如此興高采烈都是因為一件事:巴厘納是美國新一任總統喬·拜登(Joe Biden)的祖籍地。

19世紀初,拜登的曾曾祖父派翠克·布萊維特(Patrick Blewitt)把巴厘納視為其故鄉。1851年,由於愛爾蘭馬鈴薯饑荒,派翠克·布萊維特開始考慮移居美國。此後,他向西一路行進,最終在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的斯克蘭頓市(Scranton)定居。

了將近一個世紀後,拜登於1942年在斯克蘭頓市出生。雖然相隔甚遠,但拜登對愛爾蘭一直保持著親切感,並於2016年訪問了巴厘納。當時,小鎮上的居民熱烈歡迎,小鎮熱鬧非常,有多達數千人站在街道兩側歡迎拜登。拜登還擁抱了巴厘納的居民,並與仍然居住在當地的親屬取得了聯繫。

Ballina
愛爾蘭巴厘納(Ballina)景色

拜登的訪問也讓許多巴厘納居民歡欣鼓舞,並讓他們意識到一切皆有可能。巴厘納不僅培養出了本國的第一位女總統,現在還成為了美國總統的故鄉,這為這座小鎮的榮耀又增添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在愛爾蘭總統邁克爾·希金斯(Michael D. Higgins)於1月20日寄給拜登的一封信函中,希金斯總統向這位美國新總統表示了祝賀,並引用了一句愛爾蘭諺語:“Is ar scáth a chéile a mhaireann na daoine,”即「我們生活在彼此的陰影之中,也生活在彼此的庇護之下。」他補充道,「這句話使我意識到,我們都是相互關聯的個體,我們都要互相依賴。在我們共用的這個脆弱星球上,我們都會對彼此產生影響。」

希金斯還說,「從很多方面來看,美國都是愛爾蘭的摯友。你多年來的友誼和支持是無價之寶。當然,愛爾蘭也為貴國做出了最寶貴的貢獻,輸送了許多優秀的人才。其中有些人的後代最後還成為了非常出色的總統!」

愛爾蘭總統的這句話是有依據的,因為拜登其實並不是唯一一位擁有愛爾蘭血統的美國總統,拜登的就職典禮意味著46位美國總統中有23位是有愛爾蘭血統的,比例佔50%——當中包括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喬治·H·布希(George H. W. Bush)、喬治·W·布希(George W. Bush)、羅奈爾得·雷根(Ronald Reagan)、吉米·卡特(Richard Nixon)、伍德羅·威爾遜(Woodrow Wilson),以及著名的約翰·甘迺迪(John F. Kennedy)在內的多位總統祖上都與愛爾蘭有著深刻的淵源。

確實,拜登以非常坦然的方式表現了自己對愛爾蘭的喜愛之情;他秉承了愛爾蘭血統和天主教信仰,還經常引用愛爾蘭詩人謝默斯·希尼(Seamus Heaney)的詩句——在2008年的總統初選中,時任副總統的拜登曾提起希尼的作品。最近,在拜登獲勝的這次大選中,他發佈了一段競選視頻,並在視頻中朗誦了希尼的詩劇《特洛伊的治療(The Cure at Troy,)》,並稱自己的定位是社會康復過程的協調者。

Map of Ireland

從經濟角度來看,拜登已經意識到,美國在愛爾蘭的投資和就業領域中佔據著重要的地位。由於愛爾蘭實施寬鬆的稅收制度,而且擁有受良好教育、以英語爲主的優質勞動人群,該國對美國各大科技和製藥巨頭具有十分強大的吸引力。輝瑞(Pfizer)、強生(Johnson & Johnson)、Facebook、穀歌(Google)、蘋果和Twitter等公司都在愛爾蘭開展了大規模的業務。

許多人認為,拜登與愛爾蘭的淵源將有助於加強美國、英國和愛爾蘭之間的關係,特別是這幾個國家與歐洲的關係密切,愛爾蘭仍然是歐盟成員國的身份將加强了其優勢。而美國和愛爾蘭所建立良好的關係,在愛爾蘭日益增強的外交影響力下只會使美愛關係變得越發穩固——愛爾蘭在各大歐盟國家都開設了大使館。在外交經費方面,愛爾蘭在美國華盛頓是消費最多的國家之一。2020年6月,愛爾蘭獲得了聯合國安理會的席位;7月,愛爾蘭財政部長巴斯卡·多諾霍(Paschal Donohoe)成功當選歐元集團(Eurogroup)成爲新任主席。

此外,愛爾蘭總理每年都會收到一份白宮橢圓辦公室自動發送的聖派翠克節(St. Patrick’s Day)招待會邀請。愛爾蘭總理是全世界唯一享有這一殊榮的國家領導人,而且其首次受邀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56年。若今年三月招待會可以正常舉行,則這項邀約可能會讓愛爾蘭總理陶伊塞赫·蜜雪兒·馬丁(Taoiseach Micheál Martin)成為首位與美國新總統會晤的政府首腦。

作為答謝,馬丁總理在預定的會晤之前也向拜登發出了邀請,而拜登回復道:「別想攔著我,我一定要來,」以詼諧的語氣強調了自己對祖籍地的熱情。然而,拜登的回復不僅傳達了他的熱情——還體現了他對愛爾蘭的尊重。正如愛爾蘭駐華盛頓大使館的莫爾霍爾(Mulhall)大使所說,「“我們將迎來一位元對愛爾蘭事務有著深刻瞭解的美國總統,這是一件好事,而且肯定會給我們帶來益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