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子女締造美好將來:一位港人在愛爾蘭大學畢業的故事

受全球化影響,世界各國經濟文化交流愈趨緊密,新一代的青年必須擁有全球視野,才能突圍而出。為了讓子女拓闊眼界,不少家長選擇將子女送往外國留學,感受不一樣的文化。從建立國際人脈、鍛鍊外語能力到提升個人歷練,海外升學的好處顯而易見。

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數據,現時香港有多達36,420名海外留學生,當中英國為最熱門的留學國家 (44.7%),其次分別為澳洲 (26.5%) 和美國 (19.1%)。隨著愛爾蘭經濟和就業市場近年急速發展,有「歐洲矽谷」之稱的愛爾蘭已搖身一變,成為另一熱門留學國。據愛爾蘭國際教育中心 (IIEC) 披露的資訊,選擇將子女送到愛爾蘭留學的香港家長正在不斷增加。事實上,至今已有超過6,000位香港人從愛爾蘭大學畢業。

於香港土生土長的Gallen Leung,便是這6,000名畢業生之一。他在2013年遠赴愛爾蘭頂尖學府都柏林聖三一大學 (Trinity College Dublin) 修讀經濟與社會學,2018年本科畢業,隔年於同校取得市場學碩士學位。畢業後,他選擇繼續在愛爾蘭生活,現時於當地一家數碼營銷公司工作。受疫情封城影響,Gallen暫時回港遠程工作,真正的在「家」工作。

相信不少家長或對愛爾蘭這個國家感到陌生與好奇,為此我們特地訪問了Gallen,分享他在愛爾蘭的留學故事。在愛爾蘭生活超過八年,Gallen形容這是一段讓他眼界大開的旅程。在最新一輯《移民新觀點》的第一集中,Gallen向我們的區域總監林卓霆 (Jeffrey Ling) 分享了他在愛爾蘭的校園生活、如何克服各種挑戰、以及升學建議。

為什麼選擇到愛爾蘭留學?

「和其他香港學生一樣,當年我即將應考香港文憑試,但老實說,我不太喜歡香港的考試制度,因此決定了到外國留學。我父母選擇愛爾蘭,主要因為當地居民以愛爾蘭人為主,亞洲人不多。他們希望我能踏出舒適圈,融入當地文化,與不同種族和背景的人交流。」Gallen回想道。

在澳洲和加拿大,當地華人分別佔人口的5.6%和5.1%,在美國和英國則佔1.5%和0.7%,而在愛爾蘭,華人僅僅佔 0.4%。當地人口主要由愛爾蘭白人 (82.2%) 組成,其次是白人 (9.5%)、亞裔人 (2.1%) 和黑人 (1.4%)。

對於偏好英式教育的家長而言,愛爾蘭往往是英國以外的不二之選。Gallen指出,愛爾蘭擁有歐洲排名第三的教育制度,整體而言是一個非常適合學習的地方。隨著愈來愈多的商界巨頭將總部遷至愛爾蘭,這個國家正成為新的矽谷,以及頂尖商業人才的搖籃。那些有意攻讀工商管理學位的學生或企業家,很難找到比愛爾蘭更適合學習的地方。

科克大學 (University College Cork)、都柏林大學 (University College Dublin) 和都柏林聖三一大學 (Trinity College Dublin) 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學之一,當中都柏林聖三一大學更是以培訓傑出企業家見稱,其學生及畢業生遍布歐洲各大初創企業,數量為全歐洲最多。

學業成績固然重要,但值得留意的是,愛爾蘭教育系統的主要目標是提供全方位教育,包括文化、藝術、體育、心理和精神發展,而非單單追求考試分數。「我非常享受在愛爾蘭修讀本科的時光,因此我決定在這裡繼續進修和工作。至今我在愛爾蘭已生活了接近9年,與其說我是香港人,我覺得自己更像一個愛爾蘭人,並希望在這裡度過餘生。」Gallen還表達了他對老師的謝意:「非常感恩能夠遇上我碩士班的教授,他幫助了我很多,給了很多實用的建議。最重要的是,我們成為了朋友。他是我享受碩士課程的原因之一。」

到埗愛爾蘭

「剛到愛爾蘭時,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由於從小居住在城市的關係,我從來沒有去過沒有高樓大廈的國家。這個國家被鬱鬱蔥蔥的青草和連綿起伏的山丘所覆蓋,跟香港非常不同。」他說。「除了美麗的自然景緻,愛爾蘭的司機也非常友善。他們會讓行人優先通過十字路口,即使行車燈號是綠燈。這種情況很難在繁忙的香港發生。在愛爾蘭,你閉上眼睛也能過馬路!」

生活質素,是人們選擇到愛爾蘭留學的另一主因。這座位於歐洲邊緣的島嶼擁有豐富的自然資源,城市以低層建築為主,空氣與水質格外純淨。無論你在愛爾蘭的哪一處,數分鐘車程便能到達翠綠連綿的田野。愛爾蘭也是歐洲享負盛名的高質素食品生產國,自給自足,還是歐洲人最喜愛的美食天堂之一,詳細可參閱我們另一篇文章《移居愛爾蘭 – 生活文化介紹》。

「和香港相比,愛爾蘭的生活節奏比較慢,但生活質素高。愛爾蘭農業非常發達,很容易買到高質素的食材,而且不貴。從愛爾蘭搭乘廉航環遊歐洲很方便,我是個超級足球迷,到英格蘭看球賽的機票只需要200元港幣,十分便宜,因此我的夏天總是像一趟歐洲之旅!」Gallen說。

社會包容性是僑民和留學生最關注的議題之一。愛爾蘭是一個友善、安全的國家,這解釋了為何留學生總形容留學愛爾蘭是畢生難忘的寶貴經驗。世界經濟論壇 (WEF) 的一項研究指出,愛爾蘭本地人對旅客的友善程度,位列全球第9名。

問及Gallen對於在當地交朋友有什麼看法時,他回答道:「這並不困難,大部分愛爾蘭人都很隨和友善,一杯Guinness啤酒喝下去就能交朋友!大學本科那四年,我與校內一群男生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即使我們現在都已踏入社會工作,仍經常聚會見面。我們的傳統是每年聖誕一起玩「神秘聖誕老人」遊戲 (Secret Santa),和12家酒吧挑戰。」

「這個國家非常包容,本地人對外國人很友好。作為校內為數不多的亞洲人,我從未感到被冷落。」他補充道。

對於剛剛到埗的留學生,Gallen建議:「最重要是不要害羞、不要害怕交談、不要害怕與本地人交朋友。」為了進一步適應當地生活,他建議:「嘗試在學習以外找一份兼職工作吧。當年我為了克服與本地人交流的恐懼,便找了一份百貨公司的兼職。這除了幫助我了解當地文化,還大大改善了我的英文會話及聆聽能力。」

選校貼士及心理準備

與報讀英國大學類似,香港的學業成績同樣獲愛爾蘭大學認可,這意味香港學生可按照課程要求,直接報讀當地的大學本科課程,部分大學還提供留學生獎學金。

關於報讀愛爾蘭大學的難度,Gallen認為:「這視乎你報讀的是什麼等級的大學。報讀普通大學不會很難。但假如報讀頂尖學府,譬如排名最高的都柏林聖三一大學都柏林大學,那你必須擁有優秀的成績和IELTS至少6.5分。在愛爾蘭,醫學和會計學是非常熱門的科系。我建議在報讀任何一間愛爾蘭大學的課程前,必須做好資料搜集,因為學校排名高,不代表它所有科系的排名也高。」

問及Gallen最初來到愛爾蘭曾遇上什麼挑戰時,他回答說:「語言的話不算困難,因為愛爾蘭英文口音並不難懂。對我來說最大挑戰之一,是獨自一人在異地生活,沒有父母的陪伴與支持。到埗後首三個月是最難熬的,思鄉是這個世界最糟糕的事情。」除了獨自生活,他認為文化差異是另一項挑戰:「我當初得花上不少時間適應當地的生活習慣。愛爾蘭的活動種類比較少,不像香港般多姿多彩。當地人晚上多數選擇到酒館或俱樂部消遣,要不就是去健身。」

學習及就業前景

教育、就業、經濟三者一脈相承,因此愛爾蘭政府視教育為國家規劃的一部分,多年來大力推動愛爾蘭成為國際科技、科學和金融中心,為相關科系畢業生提供發展機遇。Gallen表示:「隨著愛爾蘭經濟蓬勃發展,就業市場非常繁榮,尤其是 IT、金融和製藥等行業。 此外,隨著英國脫歐,許多大型企業選擇將總部遷往愛爾蘭,這意味著我們有更多機會進入這些知名國際企業工作。當地還正在開發多個大型基建,包括地上和地下鐵路,我認為愛爾蘭的未來只會愈來愈好。」

關於愛爾蘭教育與就業之間的連繫,可閱讀我們這篇文章:《愛爾蘭就業市場 – 哪些專業職位最熱門?

訪問以一條經典問題作結:如果可以重新選擇,你會選擇留在香港,還是到愛爾蘭留學?Gallen說:「毫無疑問,一定還是愛爾蘭。海外升學的經驗大大擴闊了我的眼界,假如當初沒有選擇來愛爾蘭,就沒有今天的我。」

總結

出國留學的經歷,足以改寫一個人的一生。為了給子女提供最優質的教育,愛爾蘭無疑是家長的首選國家之一,其社會包容性、完善的教育體系、蓬勃的經濟和機遇處處的就業市場,這個國家擁有所有適合海外升學的條件。2019年,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指出,在國際企業當中,愛爾蘭畢業生是全世界生產效率最高的員工,充份顯示全球企業對愛爾蘭教育質素的肯定。

透過愛爾蘭投資移民計劃 (IIP),你的子女可在4-6個月內獲得愛爾蘭永居身份,當他們年滿18歲、並在當地住滿5年後,更可歸化成為愛爾蘭公民。一旦成為愛爾蘭公民,你的子女可自由選擇到愛爾蘭、歐盟成員國或英國生活及工作。點此聯絡我們,以了解更多有關我們的投資移民計劃。

愛爾蘭公共房屋,為何獲得如此多投資者的青睞?

提起房地產投資,一般人或聯想起住宅、商鋪等常見投資選項,很難想像看似與投資扯不上關係的公共房屋(Social Housing),竟是愛爾蘭近年最備受矚目的投資選項之一。

根據世邦魏理仕集團(CBRE)於2021年5月發表的市場報告,愛爾蘭公共房屋市場持續錄得多宗大額買賣,包括由Ardstone Capital集團以4.5億歐元購買的一系列多戶及單戶項目,以及已和都柏林市議會簽訂長期租賃協議、位於Blackhall Street的39個公屋單位,買入價為2,000萬歐元。CBRE續指出,多個年金基金(Annuity Funds)及影響力基金(Impact Funds)正密切關注公共房屋市場,尋求投資機會,因此預計市場將繼續保持暢旺。為何這麼多的機構投資者,均看好愛爾蘭公共房屋的發展潛力,前赴後繼入市?

根據愛爾蘭政府於2020年11月公布的最新數據,目前愛爾蘭有多達61,880個家庭輪候入住公共房屋,而全國僅有9,028個單位正在興建當中,供應遠遠不及需求,造成當地「一屋難求」的現象。去年COVID-19疫情,對全球建造業造成打擊,愛爾蘭亦不例外,故CBRE估計,公共房屋的輪候人數或將繼續增加

愛爾蘭公共房屋供應

愛爾蘭公共房屋供求失衡並非一朝一夕,其主要原因可追溯至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嘯。當年不少投資項目因資金鏈斷裂而腰斬,導致房地產供應量一落千丈,雖然近年開始回升,但仍不足以應付如此龐大的需求。近年愛爾蘭經濟迅速增長,連續6年登上歐元區經濟發展排名榜首,外來人口大量湧進這個歐洲新金融中心,尤其是首都都柏林,房屋租金隨之水漲船高,進一步推動公共房屋需求。

政府長期租賃計劃

為了增加公共房屋供應量,愛爾蘭政府於2016年推行名為「Rebuilding Ireland」的大型房屋發展計劃,耗資達6億歐元,其中一項目標,便是於2021年年底前提供50,000個新落成公共房屋單位,解決燃眉之急。50,000個單位當中,33,500個由政府興建,6,500個於市場購入、其餘10,000個則透過簽訂長期租賃協議取得,換而言之,即愛爾蘭政府出資,鼓勵私人發展商興建房屋,然後租給政府用作公共房屋。

增加愛爾蘭公共房屋供應

一般長期租賃方案,租賃期為10-25年,愛爾蘭政府將支付市價80至85%的租金。租金每三年檢討一次,以歐盟通用的「調和消費者物價指數(HICP)」作調整指標,即是與通脹掛勾,確保簽署協議的發展商能享有市價水平的租金收入。

為了進一步增加計劃的吸引力,愛爾蘭政府於2018年推出了加強版的長期租賃方案,提供25年租賃期保證,租金支付比例由市價的85%增加至95%,代價是發展商必須一次性將最少20個新落成單位租給政府,及負責物業的日常維護管理。

Bartra 接受了愛爾蘭國家廣播公司 RTÉ One就政府長期租賃公共房屋議題的採訪

有愛爾蘭政府作後盾,支付長達25年租金,從投資角度而言,這無疑提供了極高的投資穩定性,也解釋了為何養老基金和年金基金等機構投資者,均希望從發展商手中購入這些與政府簽訂了長期租賃協議的公共房屋。然而,投資公共房屋的好處還遠不止於此:

  • 不需要向住宅租賃委員會註冊
    根據愛爾蘭法例規定,物業擁有人必須向住宅租賃委員會(Residential Tenancy Board)登記租約,每個租戶的登記費為 90 歐元,沒有按時登記者須支付180歐元的罰金。然而,公共房屋長期租賃協議並沒有這項要求。
  • 不需要負責物業的維修管理
    愛爾蘭政府於計劃內表明,物業擁有人(即放租人)只需負責租賃期首6個月的日常維護管理,其後將交由市議會或政府認可房屋團體負責,省卻不少麻煩。
    *不適用於加強版的長期租賃方案
  • 不需要擔心物業空置
    對私人物業擁有人而言,租客退租是一件麻煩的事情,不僅暫時失去租金收入,還得自掏腰包委托代理招租。至於公共房屋,先不說空置機率何其低(看看那驚人的輪候人數),要是單位真的空置,愛爾蘭政府也會繼續支付租金。
  • 不需要繳交物業稅
    假如公共房屋租賃期超過20年,物業擁有人便無需繳交物業稅,繳稅責任將由市議會或政府認可房屋團體承擔。

Bartra的公共房屋項目

作為愛爾蘭頂尖房地產發展商之一,Bartra集團亦有發展公共房屋項目,致力為有需要家庭提供高質素居所。我們的公共房屋項目全部選址都柏林,並由高質量的設計團隊承建,包括建築師、規劃師、工料測量師和建築公司等。項目亦會與政府簽署25年長期租賃協議,確保收益。

公共房屋開發流程及退出機制

Bartra最新的公共房屋項目Colmcille House,是位於都柏林7區的Stoneybatter,於2021年4月正式落成,提供23個套房單位。Colmcille House座落都柏林黃金地段,離市中心相距僅兩公里,步行即可到達 Smithfield LUAS 站。Bartra相信,公共房屋住戶亦應享有高生活品質,因此Colmcille House每個單位都經過精心設計,而且單位室內面積比該區公寓大15-20%,旨在讓住客能夠享受更多舒適與便捷。

Bartra Stoneybatter 建成的公共房屋 IIP 資助

儘管投資公共房屋的優點顯而易見,但個人投資者難以參與其中。然而,您現在可透過愛爾蘭投資移民計劃(IIP)來參與Bartra的公共房屋項目,以投放100萬歐元和3年時間,為您和家人取得愛爾蘭永居身份,期滿後可全數取回本金,保本、安全。

每個項目名額有限,想了解更多有關我們的公共房屋項目或IIP計劃詳情,歡迎點此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