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與愛爾蘭的淵源及美愛關係

坐落於愛爾蘭西海岸梅奧郡(County Mayo)莫伊河口的小鎮巴厘納(Ballina)看似平平無奇,但卻培養出了多位聲名遠播的大人物,包括在1990年至1997年任職的愛爾蘭第一位女總統——瑪麗·羅賓遜(Mary Robinson)。

最近,這裡的居民正在舉行慶祝活動,小鎮上到處旗幟飄揚,鼓樂聲也不絕於耳。人們如此興高采烈都是因為一件事:巴厘納是美國新一任總統喬·拜登(Joe Biden)的祖籍地。

19世紀初,拜登的曾曾祖父派翠克·布萊維特(Patrick Blewitt)把巴厘納視為其故鄉。1851年,由於愛爾蘭馬鈴薯饑荒,派翠克·布萊維特開始考慮移居美國。此後,他向西一路行進,最終在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的斯克蘭頓市(Scranton)定居。

了將近一個世紀後,拜登於1942年在斯克蘭頓市出生。雖然相隔甚遠,但拜登對愛爾蘭一直保持著親切感,並於2016年訪問了巴厘納。當時,小鎮上的居民熱烈歡迎,小鎮熱鬧非常,有多達數千人站在街道兩側歡迎拜登。拜登還擁抱了巴厘納的居民,並與仍然居住在當地的親屬取得了聯繫。

Ballina
愛爾蘭巴厘納(Ballina)景色

拜登的訪問也讓許多巴厘納居民歡欣鼓舞,並讓他們意識到一切皆有可能。巴厘納不僅培養出了本國的第一位女總統,現在還成為了美國總統的故鄉,這為這座小鎮的榮耀又增添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在愛爾蘭總統邁克爾·希金斯(Michael D. Higgins)於1月20日寄給拜登的一封信函中,希金斯總統向這位美國新總統表示了祝賀,並引用了一句愛爾蘭諺語:“Is ar scáth a chéile a mhaireann na daoine,”即「我們生活在彼此的陰影之中,也生活在彼此的庇護之下。」他補充道,「這句話使我意識到,我們都是相互關聯的個體,我們都要互相依賴。在我們共用的這個脆弱星球上,我們都會對彼此產生影響。」

希金斯還說,「從很多方面來看,美國都是愛爾蘭的摯友。你多年來的友誼和支持是無價之寶。當然,愛爾蘭也為貴國做出了最寶貴的貢獻,輸送了許多優秀的人才。其中有些人的後代最後還成為了非常出色的總統!」

愛爾蘭總統的這句話是有依據的,因為拜登其實並不是唯一一位擁有愛爾蘭血統的美國總統,拜登的就職典禮意味著46位美國總統中有23位是有愛爾蘭血統的,比例佔50%——當中包括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喬治·H·布希(George H. W. Bush)、喬治·W·布希(George W. Bush)、羅奈爾得·雷根(Ronald Reagan)、吉米·卡特(Richard Nixon)、伍德羅·威爾遜(Woodrow Wilson),以及著名的約翰·甘迺迪(John F. Kennedy)在內的多位總統祖上都與愛爾蘭有著深刻的淵源。

確實,拜登以非常坦然的方式表現了自己對愛爾蘭的喜愛之情;他秉承了愛爾蘭血統和天主教信仰,還經常引用愛爾蘭詩人謝默斯·希尼(Seamus Heaney)的詩句——在2008年的總統初選中,時任副總統的拜登曾提起希尼的作品。最近,在拜登獲勝的這次大選中,他發佈了一段競選視頻,並在視頻中朗誦了希尼的詩劇《特洛伊的治療(The Cure at Troy,)》,並稱自己的定位是社會康復過程的協調者。

Map of Ireland

從經濟角度來看,拜登已經意識到,美國在愛爾蘭的投資和就業領域中佔據著重要的地位。由於愛爾蘭實施寬鬆的稅收制度,而且擁有受良好教育、以英語爲主的優質勞動人群,該國對美國各大科技和製藥巨頭具有十分強大的吸引力。輝瑞(Pfizer)、強生(Johnson & Johnson)、Facebook、穀歌(Google)、蘋果和Twitter等公司都在愛爾蘭開展了大規模的業務。

許多人認為,拜登與愛爾蘭的淵源將有助於加強美國、英國和愛爾蘭之間的關係,特別是這幾個國家與歐洲的關係密切,愛爾蘭仍然是歐盟成員國的身份將加强了其優勢。而美國和愛爾蘭所建立良好的關係,在愛爾蘭日益增強的外交影響力下只會使美愛關係變得越發穩固——愛爾蘭在各大歐盟國家都開設了大使館。在外交經費方面,愛爾蘭在美國華盛頓是消費最多的國家之一。2020年6月,愛爾蘭獲得了聯合國安理會的席位;7月,愛爾蘭財政部長巴斯卡·多諾霍(Paschal Donohoe)成功當選歐元集團(Eurogroup)成爲新任主席。

此外,愛爾蘭總理每年都會收到一份白宮橢圓辦公室自動發送的聖派翠克節(St. Patrick’s Day)招待會邀請。愛爾蘭總理是全世界唯一享有這一殊榮的國家領導人,而且其首次受邀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56年。若今年三月招待會可以正常舉行,則這項邀約可能會讓愛爾蘭總理陶伊塞赫·蜜雪兒·馬丁(Taoiseach Micheál Martin)成為首位與美國新總統會晤的政府首腦。

作為答謝,馬丁總理在預定的會晤之前也向拜登發出了邀請,而拜登回復道:「別想攔著我,我一定要來,」以詼諧的語氣強調了自己對祖籍地的熱情。然而,拜登的回復不僅傳達了他的熱情——還體現了他對愛爾蘭的尊重。正如愛爾蘭駐華盛頓大使館的莫爾霍爾(Mulhall)大使所說,「“我們將迎來一位元對愛爾蘭事務有著深刻瞭解的美國總統,這是一件好事,而且肯定會給我們帶來益處。」

愛爾蘭高級療養院護理服務 ——正是您應該投資Bartra醫療保健業務和養老院的原因

受全球老年人口持續增長的影響,護理服務市場已經成為了全球需求旺盛的熱門領域。據The Business Research Company最近公佈的一份報告,預計到2022年,護理服務市場的價值將以8.6%的年度增長,其規模將擴大到1100億美元以上。

養老院與輔助生活房屋(assisted-living facilities / 老人公寓)不同,許多國家的養老院均受到政府的嚴格監管,並由成熟的機構負責建設和管理,從而照顧並治療那些可能存在身體健康問題和/或精神障礙的老年人。

養老院居民所面對的行動不便困擾通常比居家生活的老人更嚴重。常有超過一半的養老院居民在穿衣、洗澡等至少3項日常起居活動時需要他人的輔助,一些居民可能在步行時也需要他人攙扶或看護,還有部分居民可能存在聽力或視力方面的障礙。

其實在過去的幾十年裡,養老院在不同方面均變化了不少,它為居民提供的協助也越來越接近於醫院在做完手術、治療疾病或處理其他突發健康問題後提供的醫療服務。而且現在普遍長者的住院時間與以前相比也縮短了,他們需要更高層次的長期護理服務。要留意的是,不同養老院所提供的醫療服務是有差異的。

在Bartra,我們總是嚴肅認真地處理老年人的問題,我們希望能讓療養院的居民「體面地變老」。Bartra Healthcare可算是愛爾蘭規模最大的企業提供優質健康醫療服務。在經驗豐富的專業人士——Declan Carlyle的領導下,Bartra的健康醫療部門建立了一個優質的療養院項目組合。每一個項目均具備一流的長者護理設施,符合愛爾蘭政府衛生資訊品質管制局(HIQA,近似於香港的食物環境衛生署)執行的最高標準。在Bartra開展養老院業務的過程中,我們技能嫺熟、經驗豐富的護理團隊成員一直致力於為集團旗下的所有設施引入卓越的護理文化,同時確保我們制定的護理標準能兼顧居民在獨立性、尊嚴及受尊重、自主權、同理心和受擁護等方面的需求。

在此觀看曾經是Beaumont Hospital的財務總監,現任Bartra Healthcare行政總裁Declan Carlyle的訪談視頻,了解我們的服務與眾不同的原因。

我們可以很自豪地說,Bartra Healthcare集合了多家優質、一流的療養院項目。我們的每個療養院都專注於在安全、友好、舒適的環境中提供個性化的護理服務,同時努力滿足居民的各種需要。正如Declan所說,「我們考慮到了養老院的方方面面,而且在各處細節上都做到了精益求精。」除了頂級護老設施、優質牀鋪和牀品、精心挑選的專家和臨牀醫務團隊成員以外,我們還會努力為居民提供美味可口,有益健康,擺盤精緻,令人胃口大開的食物。

飲食是最基本的需求,因此也是護理和照料過程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鼓勵療養院裡的老人能一起加入到不同的進餐活動中,提升他們在日常起居活動中的參與程度,進而改善這些老年人的健康狀況。這不僅僅是一頓飯的問題。我們的廚師團隊擁有出色的烹飪技能,且具備飲食健康知識。他們會用心烹飪每一道菜,並將同理心和想像力灌注到每一次用餐活動之中。

讓我們一起看看我們對行政總廚Andrew Dunne的專訪,來進一步瞭解我們的供餐理念。

輝煌的往績

Bartra旗下的養老院都符合愛爾蘭移民投資計劃(IIP)的資格要求,收入受國家支持,並滿足最高規格的HIQA標準。投資者投資100萬歐元入療養院項目,投資期為5年,到期後除了可獲得100%的還款並有20%的回報(每年4%)。Bartra計劃提供825張療養院牀位,價值1.8億歐元。

繼Northwood和Loughshinny療養院成功開業後,Bartra的第三個養老院項目Beaumont Lodge也已於去年10月竣工。儘管目前仍處於全球疫情嚴重且充滿挑戰性的時期,項目施工進展比預期早了2個月,而且按預算完成。Beaumont Lodge目前也是愛爾蘭規模最大的養老院之一,開設了221個單人和套房單位,無論是設施、規格還是隱私度都堪稱一流。

Beaumont Lodge

Beaumont Lodge外觀和內部實景照片

這棟建築占地面積高達1萬平方米(相當於一個標準足球場的大小),還有3層由混凝土梁和柱支撐的懸空式區域。每個樓層都建有可用作戶外活動區域的大型「冬日花園」露臺(或可稱之爲陽光房)。這個項目還包含83個停車位,設有電單車和脚踏車停放區。我們的團隊連同設計團隊一起參與並完成了土木工程、結構工程和交通工程的相關工作。

在護理設施方面,Beaumont將完全遵循最嚴格的HIQA標準,採用世界一流的護理設備,提供高科技的智能化護理服務。每個房間都配有一個獨立的淋浴間,以便確保居民能享有充足的私人空間。所有牀鋪都可以輕鬆升降,更能根據長者的體型及壓力分佈情況提供定制牀墊服務。每個房間都配備了報警系統以應對緊急情況。

我們來看一下Beaumont項目從2018年12月開始動工時攝的施工視頻吧。

我們再看看Beaumont療養院的位置,它位於都柏林5區,靠近都柏林機場。不遠處就是愛爾蘭最重要的交通樞紐和車流量最大的M50號環路。沿著這條C形的高速公路行駛,你幾乎可以到達都柏林的任意一個角落。另一條連接都柏林和北愛爾蘭的重要公路——M1高速公路距離此處也不遠。Beaumont療養院周邊四通八達的交通網絡為前來居住的老人提供了許多便利。

Bartra的療養院投資組合究竟是如何運作的? 

隨著全球人口趨於老齡化,愛爾蘭同樣亦因療養院的供應明顯不足而出現了強勁的需求。目前在愛爾蘭,65歲以上人口占總人口的16%,約有86.06萬人。這意味著在2020年之前,愛爾蘭需要增加7500張新的養老院牀位。然而,在未來幾年內能提供的新牀位還是非常少,只有1144張。

為了滿足長者的入住需求,縮短等候者的排隊時間,公共部門和私營領域之間必須合作,以便提供急需的基礎設施。考慮到療養院是大家正迫切需要的基礎設施,具有長線投資目標的機構投資者已經把養老相關業務納入其投資組合。

如需了解更多關於投資療養院以及公共房屋的好處,可閲讀影我們早前的文章:響力投資

值得留意的是,愛爾蘭政府有一項支付養老院護理費用的財政計劃。這項計劃被稱為《入住養老院國家補貼計劃(Nursing Home Support Scheme)》,但它還有另一個更廣為人知的別名——「公平交易(The Fair Deal)」。按照公平交易計劃的規定,每位入住療養院的居民都可以收到政府每星期發放的補貼(補貼標準由國家健康醫療福利基金(NTPF)負責制定)。因此,投資療養院項目是非常安全的選擇,不會受到市場波動的影響,收入來源來自國家。

以下為部分愛爾蘭療養院項目投資和收購的實例。

Care Choice集團,Munster5家療養院)和都柏林(1家療養院):Infra Via以7000萬歐元的價格收購了Care Choice旗下的療養院(包括503張牀位,其中大部分牀位設于Munster,另有4間位於大都柏林地區)。

Beechfield集團,都柏林(3家療養院):總部位於德國的IMMAC集團以3300萬歐元收購了Beechfield 集團旗下的療養院,並借此進入愛爾蘭的療養院市場。是次收購包括Beechfield Manor療養院、Glengara Park療養院和Mount Hybla 療養院以及Beechfield私人家庭護理服務。

TCL集團(愛爾蘭)(4家療養院和1塊地皮):TLC是一家總部位於愛爾蘭都柏林的退休人士護理服務供應商。這家公司專為長者打造豪華療養院。據報導,TLC養療養院組合的銷售價格超過5億歐元,包括4家養老院,674張牀位(Santry、Cara Care、Maynooth、Citywest和Carton療養院)和一塊位於愛爾蘭的地皮。

在愛爾蘭醫療健康領域,Bartra是首屈一指的療養院發展商。從尋找適合的地段、構建和管理項目,全都一手包辦。下方的圖表展示了我們的項目開發和退出過程。

Nursing Home Process (TC))

在Bartra,我們專注於建設讓每個人都能參與其中的生活社區。我們建造的環境和服務可以讓大家感受到到備受重視、包容和尊重。我們會協助並鼓勵居民在入住集團旗下療養院之後能繼續追求自己的興趣愛好,這一切均是我們非常重視並全力以赴的工作。

留學愛爾蘭—為您的孩子塑造美好將來

目前,香港有不少家長對年輕一代處於競爭日益激烈的教育制度和就業環境而感到擔憂。對此,大家對移民以及海外留學的興趣正不斷提高,希望能爲下一代提供優質教育和較理想的生活環境,越來越多的家長正尋找外地升學機會。根據英國保誠(Prudential )2019年發起的「香港⽗母儲蓄缺口調查」(Prudential’s Hong Kong Parents Savings Gap Survey)指出,有超過50%的家長都表示願意將其子女送往海外接受中、高等教育。由於家長們對為孩子創造更美好的未來有迫切的需要,快速移民方案已經成為一項頗具吸引力的移民條件。更有趣的是,不少家長心儀的留學目的地正逐漸從英國轉到愛爾蘭!

Bartra Wealth Advisors香港區域經理林卓霆Jeffrey Ling認爲:「作為兩個孩子的父親,我完全明白香港家長的感受,想把最好的給自己的小孩。我認爲「贏在起跑線」的概念和密集的讀書時間表和課外活動安排並不適合所有的小朋友。能因材施教,加上高質素的學習環境和完善的教育體系才是引領孩子們走向成功的基石。縱觀全球,愛爾蘭有全世界其中一個最好的教育體系,而且政府多年來一直高度重視教育領域。愛爾蘭教育體系的主要目標是提供廣泛的文化、藝術、體育等多元教育,在心理和精神層面幫助學生發展,同時在學術上輔助學生考獲成績。愛爾蘭小學和中學的教育課程旨在培養各種人才並幫助他們施展才能,同時配合兒童在精神、藝術和鍛煉身體等各方面的發展。與香港的傳統教育模式相比,近幾年來,許多家長更願意透過移民的方式,讓子女到愛爾蘭留學。」

值得注意的是,有不少家長都會忽略畢業後當地的就業環境。愛爾蘭的畢業生可説是比較幸福的一群,當地就業機會很多,而且專業。現在有許多世界一流企業都在愛爾蘭開設了商業機構,而且當地有六大增長最快的領域,包括資訊技術服務、會計和審計、創新和知識產權相關企業、環保行業職位、商業和金融服務、醫療和製藥,以及食品和酒廠等傳統行業,這些領域都提供了有利的就業市場環境。在當地,企業對醫療健康、社會工作、電腦、工程、會計、動畫和遊戲設計專業人士的需求很大。2019年,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指出,在國際企業當中,來自愛爾蘭的畢業生是全世界生產效率最高的員工。國內外的顧主都對愛爾蘭教育體系培養出來的畢業生素質給予了充分的肯定。

 

愛爾蘭教育

香港和愛爾蘭在眾多領域(尤其是教育領域)其實都有著密切的聯繫。受英國殖民地的影響下,兩個地方的居民都說英語(或英語較通用),而且在很多方面均採用了相似的制度。事實上,香港有6,000多名在愛爾蘭畢業的學生;而且香港教育界早已和愛爾蘭建立了穩固的關聯,香港有成千上萬的學生在由愛爾蘭牧師開設的天主教學校中讀書。據愛爾蘭國際教育中心(IIEC)披露的資訊,選擇將子女送到愛爾蘭留學的香港家長正在不斷增多。IIEC成立于2012年,同年也是香港中學文憑考試(DSE)在香港首次開考。IIEC致力於推廣愛爾蘭教育,定期組織到愛爾蘭的活動和夏令營,讓學生體驗愛爾蘭的文化和學習氛圍。此外,IIEC還會為教育領域的不同持份者,如學生、家長、教師、職業輔導者和校長等,舉辦定期研討會並發佈最新資訊。

請觀看下方的《Bartra Wealth Advisors移民新觀點(Immigration Insights with Bartra Wealth Advisors)》訪談系列,了解在愛爾蘭讀書的相關資訊。在本次專訪中,IIEC總監Anthony Cheng與Jeffrey探討愛爾蘭留學的相關話題, 包括愛爾蘭的熱門學校、學費和預算、愛爾蘭對香港中學文憑考試的認可程度、最佳升學年級、主要的學習科目等等。

在英國和愛爾蘭同樣有多所出名的、備受讚譽的中學/寄宿學校和高等教育學校。如果將子女送往英國或愛爾蘭的中學或寄宿學校讀書,並成功通過愛爾蘭投資移民計劃(IIP)而獲取永居身份的申請者,其實已離進入兩國一流大學不遠。而且也便於參觀大學校園,會見教職員和在校生,這有助於他們選擇最適合的大學,訂定留學計劃。

除了能獲得在英國世界一流大學讀書的機會外,成爲愛爾蘭國籍的留學生還可以享受當地大學生的待遇,按照「本地生」的價錢入讀而不是國際學生的標準繳納學費。

對於本地大學生來說,英國大學本科學位的一般學費標準為每年最高9,250英鎊。相對地,那些計劃在英國上大學,但既不是愛爾蘭公民也不是英國公民的國際學生將不得不按照海外學生的標準交學費。按此標準,國際學生每年要繳納的學費可以高達2.6萬英鎊。由於無法按照本地學生的標準交學費,國際學生在同一所大學攻讀同一科目的開支比本國學生多了近三倍。在愛爾蘭大學讀書與英國的情況差不多,也採用了類似的學費結構。當地學生可按照本地學生的標準支付學費,而國際學生則需要按照海外學生的標準支付學費。

例如都柏林大學(University College of Dublin)和愛爾蘭國立大學哥爾韋分校(National University of Ireland, Galway)每年對當地本科生收取6,700歐元或6,000歐元的學費。然而,這兩所院校對攻讀相同本科學位的國際留學生要分別收取16,480歐元和12,750歐元的學費;這意味著國際學生在愛爾蘭讀書,要交的學費比當地同學多了一倍有餘。

除了學費較低以外,愛爾蘭還會通過愛爾蘭學費減免優惠(Ireland free fee initiative)向大學生提供資助。愛爾蘭學費減免項目(Ireland free fee initiative)旨在為符合特定要求的學生提供資金,讓他們可以專注讀書,幫助他們完成大學學業。符合申請條件的學生每年只需支付3,000歐元的學費。按照這一減免標準,學生將有機會獲得接近50%的有效學費折扣。能參與該計劃的要求之一是擁有特定的國籍;有意參與這項特別資助計劃並從中受益的學生必須是歐盟成員國、《歐洲經濟區協定》締約國、瑞士聯邦或英國的公民。

college library

您可以閱讀我們之前發佈的文章,了解更多有關在愛爾蘭的中學讀書是什麼體驗的資訊。

作為英國脫歐後歐盟僅剩的一個英語國家,愛爾蘭的教育機構在未來幾年內將備受追捧,對於那些希望接受英語教育、提升語言能力的歐盟國家留學生來說更是如此。如果愛爾蘭成為歐盟的教育核心,那它在幫助各國頂尖大學(包括英國知名學府)建立相互聯繫時將發揮更大的作用。對於即將尋求海外升學的學生,可以考慮在愛爾蘭大學讀書。一般來說,愛爾蘭大學為學生設定的本地大學入學門檻為:雅思(IELTS)成績需達到6.0到6.5分之間;香港中學文憑考試成績不低於44333分。愛爾蘭的大學可提供多種課程,包括環境科學、獸醫學、創意藝術和遊戲設計,選擇甚廣。

 

IIP可為您提供的不僅是居留權,還有子女美好的將來

歸根到底,許多家長的移民目標是為他們的下一代提供更好的生活。畢竟,很多人都無法適應香港那種繁忙喧囂的生活方式。

那些想要為子女提供充分教育機會,並獲得英國和愛爾蘭居留權的投資者應該考慮參與愛爾蘭投資移民計劃(IIP)。該計劃可以提供多種教育福利,例如有多所的頂級中學和高等學校供家長和學生們選擇,以及節省大筆留學學費。這些優勢讓這項計劃變成了享受頂尖讀書環境、優越生活方式和美好前景的最佳方案和途徑。

Ireland Immigration

IIP的另一項優勢是申請條件相對簡單。舉例來說,該計劃不要求申請者的語言能力達到一定水準,而且無需面試或體檢。成功申請者每年只需在愛爾蘭停留一天即可保留其永久居留身份,這為那些需要以「太空人」方式照顧其家人或打理生意的香港人提供了很大的靈活性。

一個國家的經濟穩定和生活品質是選擇移民目的地時需要考慮的關鍵決定性因素。這不僅僅涉及廣闊的職業前景和良好的生活方式,還有一些微小的細節,例如子女的讀書及留學環境、當地稅收制度、醫療保健服務、房地產市場、經濟承受能力以及對不同民族文化的包容。而愛爾蘭是少數幾個均能為以上條件提供滿足表現的國家之一。

如果您有興趣知道更多關於愛爾蘭投資移民計劃(IIP)和獲取愛爾蘭留學的資訊,請立即與我們聯絡。

香港最優秀企業大獎2020 —— 年度最受信任投資移民服務獎項

我們衷心感激業界對我們的認可, 繼去年成功獲得四個獎項之後, 今年,我們很高興獲得了由CORPHUB舉辦的2020年香港最優秀企業大獎的最受信任投資移民服務獎項。 此專業平台的評審團隊包括行業領袖、商會委員及社會各界權威人士,盼能把每家企業獨特的營商環境帶到不同的管理範疇及表揚業界有傑出表現的企業。

我們堅信,使我們成功的是我們獨特的商業模式。作為唯一一家在香港設有實體辦公司的愛爾蘭開發商,我們可以為投資者提供安全,透明,屬於固定資產項目的直接投資渠道;透過投資,同時還可以獲取移民愛爾蘭的居留權,這使我們成為最佳的愛爾蘭投資移民計劃(IIP)供應商和在市場上屬於最強大與最重要的參與者。

我們以100%的批核成功率和續簽率爲傲,並對符合愛爾蘭投資移民計劃的公共房屋和療養院項目這些大型投資項目以及我們對IIP的專業知識而感到自豪。與其他歐洲移民計劃相比,我們的公共房屋項目不僅可提供百分百的還款保證,到期出售策略也簡單明了,投資者無需賣出資產套取現金,也無需擔心受到市場表現影響。

以同樣的到期退出投資策略,投資於我們的療養院項目的客戶,在獲取愛爾蘭居留權的同時,在投資100萬歐元5年投資期後,他們還可以獲取20%的回報(以每年4%的利息計算)。這使我們的IIP計劃不僅勿需耗費,而且能獲得可觀的回報,投資者可以利用回報購買當地物業或投放在子女的教育經費上。投資的安全性以及我們項目提供的回報使IIP成為現今最理想的投資移民計劃之一。

請按以下視頻,觀看對我們區域經理林卓霆Jeffrey Ling的獨家專訪,以了解究竟是什麽原因使我們的業務能取得成功。

閱讀採訪内容以了解更多信息。

如果您有意開展您的移民之旅,通過一流的愛爾蘭開發商向世界上最迷人的目的地之一愛爾蘭出發,請立刻聯繫我們獲取更多信息。

(下篇)脫歐之後:關於英國和歐洲的未來,你必須了解的8件事

上一篇文章中,我們討論了在英國脫歐後需要注意的4大重要事項,現在我們將探討脫歐協議所帶來的機遇。

1980年到2020年期間,歐洲五大經濟體一直是法國、德國、義大利、西班牙和英國。然而,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在歐洲肆虐,英國也脫離歐盟,許多歐盟國家將面臨比預期更為嚴峻的衰退。預計在2020年,歐元區整體經濟將收縮7.4%,創下新的紀錄。

與此同時,愛爾蘭在歐洲的地位卻不斷提升。英國脫歐後,它仍是歐盟中一個強大而堅定的成員國。在政治方面,愛爾蘭在世界各國中佔據一席之地。按人均水準計算,愛爾蘭很有可能成為世界上外交影響力最強的國家。去年,歐元區19國財長選擇讓愛爾蘭財長巴斯卡·多諾霍(Paschal Donohoe)來擔任極具影響力的歐元集團主席。這使得愛爾蘭在歐盟探討如何應對新冠病毒疫情經濟後果的議題上擔當了重要的角色。今年10月,歐盟任命愛爾蘭的邁裡德·麥吉尼斯(Mairead McGuinness)為新一任金融服務事務執行委員。愛爾蘭還贏得了聯合國安理會的席位,獲得了十個輪換席位之一,加入了包括美國,英國,俄羅斯,法國和中國在內的五個常任理事國。在經濟方面,愛爾蘭對於那些希望進入歐洲市場的投資者來說依然是熱門的選擇。愛爾蘭的企業稅率較低,僅為12.5%(是歐洲各國中屬其中之一的最低稅率)。此外,愛爾蘭還推行優惠的稅制,成爲備受外國投資和企業追捧的地區。自經濟經歷了2008年的衰退後逐步企穩以來,愛爾蘭在過去連續6年裡一直是歐洲實力最強大的發達國家之一。在生活品質方面,愛爾蘭與瑞士並列世界第二,優於瑞典、德國和英國。

接下來,讓我們一起從以下4個重要方面來了解一下,愛爾蘭究竟是如何改變全球競爭力的格局

1商業和就業

愛爾蘭政府已建立有利於國際直接投資(FDI)活動的商業環境,持續履行其對國際直接投資領域的承諾。目前,愛爾蘭是眾多世界一流企業優先選擇的目的地之一。事實上,有1100多家公司(包括多家世界級國際品牌)已決定將愛爾蘭視為其歐洲業務中心。

據愛爾蘭外國投資局(Foreign Investment Agency)愛爾蘭投資發展署(IDA Ireland)2019年發佈的資料,顯示了英國脫歐對愛爾蘭的影響。自2016年6月,英國舉行歐盟公投以來,有70項與英國脫歐有關的投資已獲得批准,創造了5000多個相關的就業機會。

Dublin Docklands
柏林港區和利菲河,現代建築和接駁船在河上的城市景觀。

目前已宣佈因英國脫歐投資愛爾蘭的企業包括巴克萊銀行(Barclays)、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道明證券(TD Securities)、Wasdell、德爾福/安波福(Delphi/Aptiv)、西盟斯(Simmons & Simmons)、標普全球(S&P Global)、湯森路透(Thomson Reuters)、美國證券借貸平臺(Equilend)和Coinbase。而安永(EY)發佈的《英國退歐追蹤(Brexit Tracker)》報告稱,都柏林是金融服務業在英國脫歐後搬遷的最熱門目的地。

除了眾多金融企業外,愛爾蘭還擁有全球前十大製藥公司中的九家,例如輝瑞(Pfizer)、強生(Johnson & Johnson)、羅氏集團(Roche)和諾華(Novartis)。愛爾蘭還是多家美國科技巨頭企業的所在地。1956年,IBM成為首家在愛爾蘭開設機構的美國科技公司,隨後谷歌(Google)、微軟(Microsoft)、英特爾(Intel)、蘋果(Apple)和Facebook也紛紛進駐。去年,也就是2020年,蘋果還為該公司在科克(Cork)持續了40多年的投資與再投資計劃舉行了慶祝活動。

愛爾蘭投資發展署的行政總裁官馬丁·沙納漢(Martin Shanahan)說道:「對於有志成為全球化企業的美國公司來說,愛爾蘭具有配合其國際業務的天然優勢。」愛爾蘭投資發展署表示,在愛爾蘭,直接受雇於跨國企業的就業人數為245,096人,約占愛爾蘭勞動力總數的10%。

儘管美國依然是愛爾蘭規模最大的海外投資來源,但近年來中國對愛爾蘭的投資出現了大幅增長。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的資料顯示,2019年,中國對歐洲的國際直接投資有所下降,但對愛爾蘭的投資卻在增加。從貝克·麥堅時(Baker McKenzie)的資料來看,在完成了數筆併購交易和幾次投資擴充後,中國企業對愛爾蘭的投資在2019年增長了56%,這意味著中國這一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對愛爾蘭的重要性正在不斷提升。例如,華為在2019年宣佈向愛爾蘭投資7000萬歐元(7670萬美元),而抖音(TikTok)也於2020年宣佈了在愛爾蘭建設一個價值5億美元(4.2億歐元)的數據中心的計劃。

對於移民來說,外國/國際公司的影響力和強大的就業市場至關重要。只有在專業領域享有更多的工作機會,新移民和他們的子女畢業後才不必犧牲自己的事業、薪水和報酬。隨著跨國公司的數量持續增加,這意味著國家將張開雙臂迎接開放的文化,展現社會多元化的包容性。

2有利的市場環境

歐盟的單一市場環境,歐元的廣泛應用和27個成員國的合力支持對愛爾蘭的經濟成為了强大的後盾,並促使其走向繁榮。作為一個國家,愛爾蘭現在擁有以自由貿易、國際投資和增長為基礎的現代經濟體制。

它還採用了世界上最優惠的稅收制度之一,吸引了數百家外國公司前來進駐。愛爾蘭政府保持12.5%企業稅率的長期承諾加強了該國在這一方面的優勢。

Dublin Ireland-October 2019

語言對交流至關重要。英語現在是全球通用的商務語言,全世界約有17.5億人使用英語——這相當於每四個人中就有一個人會說英語。越來越多的跨國企業正要求員工把英語當做公司內部的通用語言。採用共同的語言模式是國際企業必不可少的條件。二十年來,英語一直是布魯塞爾歐洲聯盟機構的「通用語言(lingua franca)」——歐盟決策者用來商討能源,安全和貿易等法律規定的通用語言。英國脫歐後,愛爾蘭將成為唯一一個以英語為第一語言的歐盟成員國。

愛爾蘭對歐盟成員國資格、優惠稅收制度和語言優勢還覺得不夠,一直嘗試以不同方式促進該國的發展,同時提高生產效率。例如,愛爾蘭更新了有關私募基金的法規,鼓勵更多的另類投資管理公司把愛爾蘭當成其歐洲業務基地。該法規旨在吸引那些主要在英國開展業務的私募基金經理, 在脫歐後,他們將將失去先前所有的「牌照通行權」——一項可以讓他們在整個歐盟區域內出售投資產品的權益。愛爾蘭現已成為歐洲第二大基金中心,有560多位國際基金經理將愛爾蘭視為他們在歐洲和亞洲銷售產品的重要戰略基地。根據愛爾蘭議會2020年12月通過的一項法案,成立愛爾蘭投資有限合夥企業的管理者在開設私募基金、私人信貸、初創基金、基礎設施、可再生能源和房地產基金時將獲得更大的靈活性。這些改革預計將為金融服務行業創造數千個就業機會和新的收入來源。在愛爾蘭,直接從事基金行業的員工數量超過了1.6萬人,包括投資組合經理、管理人員、信托人、會計師、合規師、法律和稅務顧問。

3自由流動——英國和歐盟

愛爾蘭是歐盟的重要成員國,並會持續從歐盟成員國的經濟和政治穩定環境中受益。作為歐盟公民,愛爾蘭國民可以繼續在各個歐盟成員國內自由地生活和工作。愛爾蘭國民可以繼續享受其他特權,例如在歐盟各地旅行時可獲得歐洲健康保險卡(European Health Insurance Card),享受其提供的醫療保障。在愛爾蘭院校就讀的學生可以參加伊拉斯謨計劃(Erasmus),有權在歐盟國家留學。愛爾蘭國民的其他福利包括在歐盟國家境內旅行時可以免交手機漫遊費。

愛爾蘭是英國脫歐後唯一可以進入歐盟和英國的橋頭堡。共同旅遊區(CTA)英國皇家屬地(澤西島、根西島和馬恩島)和愛爾蘭早在英國和愛爾蘭加入歐盟之前就已經簽訂的長期協定,而且不受歐盟的決策影響。根據CTA協定條款,英國和愛爾蘭公民可以在任何一個管轄區自由移動和居住,並享有相關的權利和優待,包括在某些特定區域內工作、學習和投票的權利,以及獲得社會福利和醫療服務的權利。

由於愛爾蘭佔據了歐盟和英國之間的戰略性地位,而且享有自由流動特權,許多國際企業、貿易商、物流公司已將愛爾蘭視為通往英國、歐洲的門戶。

4、愛爾蘭居民和公民身份備受青睞

英國脫歐後,英國和歐盟最終會漸行漸遠。居住在英國的歐盟國家公民現在必須提交定居申請,而居住在歐盟國家的英國公民也必須採取同樣的行動,以某種方式獲得居住許可。但是有一個例外,那就是愛爾蘭公民。

Flags of Ireland and United Kingdom with a EU flag

愛爾蘭投資移民計劃在高淨值群體中正變得越來越受歡迎,而這不僅是因為它與歐盟和英國的緊密聯繫,還因為它具有安全和便利的特質。與其它歐洲國家的黃金簽證項目相比,愛爾蘭投資者移民項目(IIP)的優勢格外明顯。按照IIP投資方案進行企業投資時,投資者只需3年的投資期,與其他歐洲國家(例如希臘要求投資者永久持有投資)的投資移民方案相比,這個投資期可以說是相對較短。此外,IIP的退出政策也十分簡單明瞭,投資者無需售出投資資產套取現金等的繁冗手續;你只要拿回自己的錢就可以了

此外,愛爾蘭的IIP與其他歐洲同類項目相比還有很多優勢,例如IIP只要求投資者在獲取移民申請批核後才需要進行投資,投資愛爾蘭IIP的項目也無需出售資產才能取回成本,可説是輕鬆無憂。不像其他國家要求投資者必須投資房地產,你不需要尋找一家物業管理公司來出租房地產以獲取投資回報,也不需要在投資期結束後聘請經紀人為你尋覓買家。IIP會使這投資移民過程變得十分簡單、便捷、高效。如需了解更多這方面的資訊,請按一下此處閲讀在Investment Migration Insider上發表的相關文章。

英國脫歐後,愛爾蘭必定會成為歐盟和英國這世界兩大經濟體之間最穩固的橋樑。因此,對於國際投資者來說,獲得愛爾蘭的居留權無疑是明智的選擇;IIP為2021年奠定了基調。

我們相信,隨著企業和高淨值人士漸漸意識到移民歐洲可帶來的個人和職業優勢,他們對愛爾蘭移民項目的興趣將穩步提升。我們預計來自中國大陸、中國香港、越南、印度、阿聯酋的客戶將會有強勁的需求,而南非、加拿大和英國的客戶也正表現出濃厚的興趣。

這就是我們對英國和歐洲未來發展的看法,希望它能對你起到幫助。想讓我們知道你的想法或了解更多IIP項目的有關資訊,請與我們聯繫。如錯過了上一篇英國脫歐的文章,可以按此處重溫

(上篇)脫歐之後:關於英國和歐洲的未來,你必須了解的8件事

英國和歐盟(EU)終於在平安夜達成了協議,這項協議將取代雙方在過去47年內的合作協定,並重新確立他們在未來的關係。這是否標誌著英國脫歐將不再登上頭版頭條,同時英國人將停止談論脫歐話題?或者說,這表示真正的脫歐之戰才剛剛開始?我們綜合了英國脫歐和歐洲的相關資訊,以便使大家能更深入地瞭解英國和歐洲的未來。

我們對「脫歐」這項協議瞭解多少?
這份長達1246頁的貿易協定針對許多問題制定了詳細的條款,並納入了英國和歐盟在未來安排生活、開展工作和貿易時應遵守的新規則。這份協定中的兩項重要內容如下:

  • 對雙方的貨物免征關稅;
  • 對雙方可交易的貨物數量不設配額限制。

現在協定已經達成,但雙方仍需完成相關立法工作。由於協議簽訂時間太晚,雙方都趕不及在1月1日協議生效前簽字。這也導致了許多人員和企業沒有充足的時間來做好應對各項變化的準備。 

以下四個重要事項需要留意

1經濟

英國政府的獨立財政監督機構——預算責任辦公室(Office for Budget Responsibility,OBR)表示,該協議將使英國長期GDP下降4%,這意味著大家均預計英國脫歐對該國造成的經濟損害將超過新冠肺炎。不少人還認為這項協議顯得十分「空洞」,這意味著它留下了許多需要在後續談判過程中解決的問題,而這可能會引發其他問題,造成比留在歐盟更大的損失。

確實,英國已經避免了對貿易貨品徵收關稅,但現在政府要增加大量繁瑣的手續。英國曾享有20多個歐盟系統的使用權並從中受益,從跟蹤貨物和車輛的移動,到存儲世界各地貨物和生產商的風險資訊,這些系統覆蓋了方方面面。而英國也曾作為成員之一,在這些系統中亦包括該國的資料數據。儘管英國脫歐後貨物關稅會下降,但貿易商行政負擔、複雜的出入境程式、海關機構資訊共用限制等其他形式的貿易壁壘可能會引起更多摩擦。此外,英國稅務部門的資料顯示,僅新增加的進出口報關單一項就會導致英國企業每年損失75億英鎊(合103億美元)。

英國脫歐後,就業市場也將面臨嚴峻的挑戰。自2016年6月公投以來,許多企業紛紛選擇離開英國,實行精簡架構或減少員工人數。因此,英國的就業市場持續萎縮。例如,在金融服務領域,英國第二大保險公司英傑華集團(Aviva)已宣佈要將價值78億英鎊的資產轉移到愛爾蘭。美銀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BAML)宣佈合併其在英國和愛爾蘭設立的子公司,並將125個工作崗位轉移到都柏林,而都柏林依然是美銀美林BAML的歐洲總部。英國銀行Barclays已經把1660億英鎊的客戶資金轉移至都柏林。據報導,銀行業巨頭瑞士銀行瑞信Credit Suisse已將大約250名銀行職員從倫敦遷往歐洲其他金融中心。安永(EY) 的資料顯示,有多家金融服務公司已將1.2萬億英鎊(合1.6萬億美元)的資產以及約7500名員工從英國轉移到了都柏林、盧森堡、法蘭克福和巴黎等歐盟國家城市。

Job UK

據英國政府經濟監察機構預測,英國失業人數將在2021年年中達到260萬。這在全部勞動年齡人口中所占的比例達到了7.5%。此外,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自2020年2月以來,酒店行業的工作崗位減少了近30萬個。與此同時,由於有多家被視爲「非生活必需類」的店鋪被迫關閉,有8.9萬個零售業的工作崗位已流失。這些資料只統計了公司正式員工的情況,實際上還有數千名臨時工和自由職業者也將受到影響。英國經濟不太可能在短時間內復蘇。

2、自由流動規則失效

自由流動規則失效意味著英國公民和居民在沒有簽證的情況下將不再享有在歐盟國家工作、生活、學習或創業的權利,但仍可以短暫停留(免簽)。這對於那些試圖頻繁前往歐盟和進行商務活動的人來說不是什麼好消息。對比一下市場容量,英國人口數約為6640萬,但英國除外的歐盟人口數量則是英國的6倍。這種被孤立的市場將不利於商機。

新冠病毒疫情也使進出國的難度提高。不幸的是,英國是受新冠病毒疫情影響最嚴重的歐洲國家。2020年12月,由於出現變種新冠病毒疫情,有40多個國家開始執行限制英國旅客入境的政策。前往歐洲各國的旅行禁令在午夜生效前,有數百名乘客把握最後的時機,在倫敦希思羅機場爭先恐後地搭乘了最後一班飛往愛爾蘭都柏林的航班。即使英國的疫情在未來稍有緩和,各國政府依然有可能會執行嚴格的限制入境和其它措施,同時延長隔離時間並要求旅客在出發前接受新冠病毒核酸檢測。

3教育

英國未能就退歐後的成員資格達成協議,因此英國的學生和青年將無法再參加歐洲所有的伊拉斯謨交流項目(Erasmus exchange programme)。

自1987年以來,伊拉斯謨項目為歐洲國家帶來許多促進學生交流和學校合作、工作體驗和開展實習培訓的機會。最近披露的項目資料顯示,約有20萬人(包括1.5萬名英國大學生)參加了該項目。

英國大學聯盟國際部(Universities UK International)的負責人薇薇安•斯特恩(Vivienne Stern)遺憾地評論道:「據我所知,該項目不僅將在大學裡,還將在更廣泛的範圍內為年輕人提供助學金,以支持他們的學習、工作和志願者服務。這些經歷有助於畢業生就業,對於那些來自低收入家庭、出國旅行可能性極低的學生來說更是大有益處。」她還補充道,任何有意取代伊拉斯謨的項目都需要擁有「雄圖壯志和充足的資金」。「這些項目還必須有能力為未來的學生提供重要的、俱全球性的機遇,而伊拉斯謨項目現在已經實現了這一目標。」

4金融服務競爭力

英國和歐盟在金融服務方面沒有達成協議,這將導致許多具備專業資格的准移民人士感到憂慮。英國和歐盟將不再互相承認對方的專業資格,專業人員必須在兩地分別進行註冊。

歐盟和英國尚未達成允許英國銀行和資產管理公司進入歐盟市場的協議。歐盟監管機構不太可能讓倫敦在無需履行義務的情況下保留單一市場的優勢。從今年1月起,歐盟的銀行將被迫停止使用英國的平臺進行掉期、某些衍生產品和歐元計價股票的交易。英國金融服務公司將失去「牌照通行權」。享有牌照通行權意味著企業可以無需獲得額外監管許可的情況下,通過其英國機構向歐盟出售資金、債務、諮詢服務或保險。

Investment-stock-marke

更糟糕的是,失去牌照通行權還意味著一項變化 —— 若英國企業想在歐盟的27個成員國境內銷售金融服務,那他們就必須同意並遵守當地每個成員國的規則。失去英國向歐盟提供的金融服務活動將顯而易見。

受英國脫歐影響,近30家金融集團已將其業務從倫敦轉移到了都柏林。「我們觀察到那些已經搬遷、獲得許可證並做好運營準備的金融服務公司,業務焦點均投放到「業務一切如常」的目標」,安永愛爾蘭公司金融服務脫歐負責人科馬克·凱利(Cormac Kelly)說道。

英國脫歐後的貿易協議依然存留了許多問題。但是就因爲有不確定性的存在,才能締造新機遇。請繼續關注我們即將推出《脫歐之後》的下篇,了解英國和歐盟的前景及機遇。

我們的許多客戶都在尋找英國脫歐後的移民替代方案,我們還收到了來自英國客戶愛爾蘭移民諮詢,請閱讀我們的相關文章以了解更多資訊。